新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大唐:神级熊孩子 >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:捉拿程盈盈!
    而且眼前的情形,吉利可汗没穿上衣,简直让人大跌眼镜,想入非非啊。

    以至于所有人都认为,程盈盈和吉利可汗有那种关系。

    那么,不就等于李世民被绿了吗?

    “吉利可汗,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?说!”

    李世民瞪大双眸,怒气冲冲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吉利可汗本人更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。

    他皱眉思考,还以为是程盈盈皇宫内报信去了?

    然后他看见李世民身后的李承乾,吉利可汗便连忙开口,道:“太子殿下,我找到了你要的消息,你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吧?”

    “放过你?来人啊,将吉利可汗捉拿起来,带回天牢!”

    “是,皇帝!”

    说完,两个侍卫一前一后,带着锁链,直接将吉利可汗的双手给捆绑住了。

    吉利可汗面露惶恐之色,道:“太子,你骗我?你害我?你不是说了会放我一条生路吗?太子,为何还要抓我?皇帝,我投降,我投降啊!”

    李世民此刻怒火中烧,哪里还会听吉利可汗的话语?

    于是李世民道:“你投降也没有,带回去,三日之后,直接砍头!”

    吉利可汗就这样,又被抓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李承乾则上前一步,道:“父皇,儿臣的任务,已经完成了,窝藏吉利可汗的真凶,儿臣也已经找到了,至于父皇您要如何处置真凶,全凭父皇处理!”

    李承乾嘴角一翘,这一切,都在他的算计当中。

    李世民紧紧咬着牙齿,深呼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李世民道:“太子,刚才吉利可汗说你骗他,又是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李承乾思索一会儿,道:“父皇,儿臣之前骗他,说突厥已经战败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是,他还在天牢内的时刻!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要这样骗他?”

    “因为,儿臣想从吉利可汗口中套出一些话语来,所以才会欺骗他,后来他得知突厥没有战败,所以一看见我,才会说我在骗他的!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?”

    李世民点了点头,相信了李承乾的话语。

    但他不知道,其实李承乾还是在骗他。

    李承乾骗完这边骗那边,把一群人给骗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所有人都相信了他的话语,都认为,李承乾真的就是一个好人。

    李世民重重的叹息一声,拍了拍李承乾的肩膀,道:“难为你了,太子!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父皇,能为父皇效力,是儿臣的荣幸啊!”

    李承乾放低了自己的姿态。

    他现在就想看看,李世民怎么处置程盈盈?

    所有人,就这样站在这间房屋内,等待程盈盈的到来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程盈盈从大街上买药材回来了。

    一回到芳华楼,那官家便和程盈盈说,皇帝来芳华楼看你了,还去了你的卧室找你。

    一听到这里,程盈盈顿时目瞪口呆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脸色仓皇,连忙拔腿便跑上了三楼。

    随之,程盈盈推门而入,映入眼帘的,果然是李世民一张严肃的脸庞,还有一队侍卫,和太子殿下李承乾一行人。

    程盈盈脸色都变得煞白了起来,手中的药材,骤然散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向左边的床铺,吉利可汗的人影,早已经不知去向了!

    “皇帝,你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程盈盈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世民脸上的神情十分严肃,道:“程盈盈,程姑娘?你问朕怎么来了?那朕倒要问问你,你房间里面的人,是怎么回事呢?”

    “谁,谁啊?”

    “谁?突厥战犯首领,吉利可汗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李世民骤然愤怒拍桌,呵斥道:“程姑娘,朕念在你和朕有一段过往的经历,又念在你是八皇子的亲生娘亲,所以无论你做什么事情,朕都会百般容忍。但如今,你却私藏重犯吉利可汗?你要朕如何处置你?你可别说,是有人嫁祸你?那吉利可汗,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房屋内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他突然伤病累累的出现在芳华楼的后院,然后我出于善念,便先救下了他,因为我欠下过他一份人情,如今只是想还回去而已!但我绝对没有私藏罪犯的念头,我只是想等他伤病好了之后,让他自己去皇宫内自首!”

    程盈盈如实解释道,但李世民根本不相信。

    李世民道:“程姑娘,你的谎言,漏洞百出啊!程姑娘,吉利可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芳华楼后院?你看见他的第一时间,为什么不选择报官,而是选择帮他治疗,私藏罪犯?连你们芳华楼内的人都不知道,吉利可汗就住在你的房间?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,你为何要将吉利可汗,放在你的房间内住下呢?”

    “程姑娘,你不接受朕,是不是因为吉利可汗是你的男人?”

    不错,李世民还是怀疑,自己被绿了。

    程盈盈听完之后,脸上浮现浮现怒气,喝道:“皇帝,小女子清白之身,从未碰过其他男人,当年我也只是信了某个男人的鬼话,才会生下风儿。皇帝,你可以说小女子无知,但你绝对不能怀疑我浪荡!”

    “但你把吉利可汗藏在你的房屋里面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程姑娘?”

    李世民愤怒不已。

    程盈盈也直接撇过头去,道:“我无话可说,但吉利可汗不是我放出来的,我只是想还他一个人情罢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还狡辩呢?程盈盈,快说,你们的幕后团伙,到底还有谁?”

    李世民皱眉。

    程盈盈道:“我们没有团伙,我不认罪,我没有错!”

    “你还在嘴硬?真相已经暴露了,你却还在逞强?你就非要自寻死路是不是?好,朕成全你!”

    “来人啊,将程盈盈抓下来,与樊梦等罪人关押起来,三日之后,与吉利可汗一起,一同问斩!”

    “是,皇帝!”

    李世民愤怒无比,身后的两个侍卫,也随之将程盈盈捉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尽管程盈盈使劲挣脱,但她哪里是那两个大内侍卫的对手呢?

    只听程盈盈道:“皇帝,有人陷害我,我没有错!”

    李世民呵斥道:“真相已经摆在眼前了,你再怎么解释都是无用的!来人啊,将她给朕抓下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,皇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