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富到第三代 > 第23章 加油!小黄同学!
    损友竹竿,也从家里偷了些雪茄。

    他招呼苏业豪、龅牙俊等人来到教学楼的天台上,躲在角落里吞云吐雾。

    琳达·云那边的事情已经解决,据说数学老师杨子俊被开除时候跟校长大吵大闹了一架,最后是被保安架着扔出学校,不少看热闹的学生都见证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可能是一根雪茄就价值几百块的缘故,苏业豪似乎能品出点滋味了,看着手里随风飘逝的烟雾,烧掉的可都是钱。

    龅牙俊怕高,坐在通风的外机上,好奇询问说:

    “豪哥,你以前对赵乙梦情有独钟,今天怎么看见你搂着南宫甜?不久前你还说过,这姑娘整天粘着你,太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这种混账话?我没,不知道,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否认三连击。

    苏业豪回答道:“人嘛,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,以前那是找虐,现在看看南宫甜挺不错。”

    主要是从没被这种小美人主动追求过,这滋味实在是香得很,尤其听南宫甜一口一个“豪哥~”叫着,汗毛都快竖起来了,傻了才把她往外推。

    相处过几次。

    别看这姑娘长着一副祸国殃民的嫩模脸,实际上也挺聪明的,被苏业豪反撩时候会脸红,绝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大胆。

    长着桃花眼的何韶梵,闻言来了精神,亢奋道:“那我能去追赵乙梦了?”

    “不行,要追也是我排在你前面。”

    绰号竹竿的损友说道,一身帅气的校服,配上竹竿这种麻杆身材,看起来松松垮垮,毫无气质。

    何韶梵果断鄙视道:“就你?嘴巴厉害,站在她面前恐怕都不敢搭话!”

    苏业豪作为小团体的主心骨,此刻摆摆手:

    “争什么争,我还没说放弃呢,大老婆、二姨太、三姨太、四姨太……我这名额多着呢,等我彻底死心再告诉你们。”

    龅牙俊一脸无语,伸出大拇指说:“居然想让赵乙梦这样的女人当你姨太太?服气!”

    赌城官方早已取消掉一夫多妻的旧习。

    法律明文规定只能一夫一妻,现在许多豪门家里那些,有些属于历史遗留问题。

    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。

    就拿苏老爹的情况举例,不结婚不就行了,大家你情我愿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,谁都管不着。

    和内地相比,最大的差别其实在于赌城和港城的不少女人,心甘情愿去别人家里当姨太太,部分传统思维观念,在这地方并没有断掉传承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少部分女人这么想,但情况确实存在,而且人们对此的接受程度也比较高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,苏业豪刚从报纸上看见自己喜欢的孟达叔,快要养不起三个老婆的八卦消息,而且唱歌的麟哥也找到了个二房,这让他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考虑到赵乙梦的家世,何韶梵同样服气,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按照赵家大小姐的脾气,你敢劈腿她肯定咔嚓剪了你。上次我见到比赵乙梦小两岁的亲妹妹,其实也很漂亮,可惜一直都在英国念书,没机会接触。”

    正聊着天。

    苏业豪忽然看见英语老师琳达·云,出现在天台上,立马将手里雪茄塞给龅牙俊。

    龅牙俊正疑惑不解,下一秒就听见琳达·云说:“你们居然躲在这抽烟!”

    “我顶你个肺……”

    龅牙俊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,立马将雪茄丢在地上踩灭,陪笑着强行解释说:

    “不是啊,我们看豪哥最近倒霉,八字不对、灾星临头,所以就想着烧香拜一拜驱驱邪嘛!哇,刚好又没有带香,然后就点了雪茄,一样能冒烟嘛,绝对是个误会!”

    琳达·云差点被这番胡扯给逗笑了,出于身为老师的威严才强忍着。

    她接着说道:“你们三个先走,下次再找你们算账,苏业豪你留下。”

    龅牙俊和竹竿他们果断跑了,只留下苏业豪在原地站着。

    明白肯定不是为了说抽雪茄的事,苏业豪淡定道:“找我聊补习的安排?”

    琳达·云摇摇头笑道:“我是想谢谢你,今天过来看见工人修玻璃,我才听说你调查出了真相,并且在同事他们面前还了我一个清白,本来我已经没脸继续待在学校,杨老师今天被辞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一桩,做过就是做过,没做就是没做,我讨厌被诬陷而已。”

    本就是个小插曲,苏业豪不怎么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然而,琳达·云却忍不住想了许多,因为之前苏业豪给她写过情书,难免会让她以为这次是在尽力维护自己,像个靠谱的男人那样。

    仔细说起来,其实琳达·云的岁数也不大,二十岁出头而已,正处于容易被感动的年纪。

    她笑容满面,说道:“不管怎么样,我应该表示感谢,你认真负责起来还是很有魅力的,让我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“仅仅只是口头感谢?就没有点实际的表示?”苏业豪随口调侃道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语气和表情太不正经,琳达·云瞬间想歪了,娇嗔道:

    “又开始了,就是因为你平时不着调,同学们才会那么相信谣言,要不然……请你吃甜点怎么样?”

    苏业豪开口道:“可以,赶紧走吧,正是敏感时期,被别人看见我们在天台,肯定又要传闲话。这倒是正合我意,往后没人敢追你,我毕业后的机会岂不是又大了一点?”

    见他老毛病又犯了,琳达·云丝毫没生气,笑着告诉说:“那可不行,即使毕业,你年纪还是比我小,现在你只需要好好念书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学生时代。

    无忧无虑,天真烂漫。

    多好的年纪,多好的时代。

    和朋友们聚在一起,无非是讨论着哪里好玩,谁长得更漂亮,丝毫没有源自于生活的种种压力。

    再加上苏业豪投了个好胎,半点不用为衣食住行而烦恼,上课时候坐在窗边晒着太阳,简直快把他的骨头都晒酥软了,根本提不起创业或是抓住什么机遇的念头。

    有钱人的生活,果然朴实无华且枯燥。

    曾经整天忙于工作,已经记不清上次这么平静,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,苏业豪现在只想抓住好岁月,舒舒服服享受一段安逸的日子。

    周一中午,午休期间。

    本来都已经快睡着了,却意外听见黄泽汶的嚷嚷声,笑得挺放肆。

    苏业豪伸了个懒腰,往楼下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黄泽汶和他的狐朋狗友们,正把内地来的同学卫江,堵在角落里,貌似还听见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瞬间猜到,或许跟上次在食堂的小摩擦有关,苏业豪打着瞌睡去了朋友竹竿的课桌旁,打开抽屉翻找起来。

    他记得竹竿今天带了数码摄像机,早上还说等放学时候,要给社团帮忙录像。

    翻了翻,在竹竿的书包里,不仅找到数码摄像机,还意外发现两本小黄类的漫画书,封面相当劲爆。

    顾不上借来看,苏业豪拿着数码相机,找了个好位置开始拍摄楼下的黄泽汶等人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见黄泽汶居然打算动手了,苏业豪立马将头伸出窗口,喊道:

    “加油!小黄同学!”

    “小黄!霸气侧漏!这么精彩的场面,我替你拍下来,赌城富二代欺负内地来的学生,最好再多骂几句,方便媒体写标题!我倾家荡产,也要想办法送你上内地的CCTV新闻节目,1999年以后扫黑除恶,黑名单里必须有你一个!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