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富到第三代 > 第22章 关你屁事!
    从姜师爷这里要来项目资料。

    曾在多个楼盘担任监工,苏业豪对财务这一块稍微有点了解。

    等他初步看完以后,发现所谓的自家老头如今缺钱,要去借高利贷,其实只是缺少收购合伙人手里股份的钱而已。

    之前苏老爹的投资,超过八成都是自有的资金。

    剩下的两成则是拿写字楼抵押,从银行贷到的款,没什么大问题,利息也不算高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。

    假如不从合伙人“肥佬钱”那里,收购合资地产公司25%左右的股份,实际上苏家现在的经济状况依然挺宽裕。

    而且,几块地都是1992年前后拿到手,当时正处于港城的地价低点。

    按照姜师爷的说法,哪怕项目不开发,转手将地卖掉也能赚一倍多,房子开发出来以后更值钱了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也难怪父母都把苏业豪的建议不当一回事,假如不出意外,整个项目很难亏损,无非是赚多还是赚少的问题。

    大概只有苏业豪清楚,一场超级金融危机真的就要来了,即将席卷整个东南亚!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当苏业豪初步搞清楚这些项目后,既放心又担心。

    家里的财务状况让他放心,却担心自家老头傻到高位接盘,并且可能将白白到手的利润再吐出去。

    搁在他看来,这时候不回购股份,而且尽快降价抛售所有港城房地产项目,那才是最稳妥有利的做法。

    前后可能涉及到二十多亿港币的大生意,苏业豪难免会很在意。

    可问题又来了。

    怎么才能让父母听他的话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苦苦思索的同时,崭新的一周又来了。

    周一早上去学校。

    刚下车,苏业豪就听到有人打趣说:“苏大少!我谁都不服,就服你!连漂亮到爆炸的云老师都能拿下!”

    “就是!你勾引她,还是她勾引你?”

    人群里传来两个声音,学校里的学生们,几乎都已经知道这件桃花绯闻。

    他们不在乎澄不澄清,觉得有意思就行了。

    苏业豪没接话,只是高高举起一根中指,鄙视这些饥渴的少年们。

    原本就嚣张跋扈,自由自在反倒挺舒服,苏业豪拿出提前准备好的报纸,挥了挥大声道:

    “睁开你们的狗眼看清楚了!事情已经彻底解释清楚,我们学校的数学老师杨子渤,追求琳达·云老师不成,所以造谣恶意中伤!我已经找了最好的大律师起诉他,谁再叽叽歪歪,小心我连你们一起告!”

    如同先前所说的那样,苏业豪根本不在意澄不澄清之类。

    他不在乎名声怎么样,这样做的目的,仅仅只是怜香惜玉,不希望琳达·云被牵扯进来而已。

    同班的黄泽汶,此刻也在人群中,反驳道:“谁信啊,没关系怎么会跟你一起去逛街?”

    发现又是黄泽汶在挑事。

    一言不合,苏业豪立马开喷,出口就是国粹:

    “特喵的又是你,关你屁事!老子爱学习!陪我的英语家教老师逛逛街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。

    苏业豪人高马大,以前黄泽汶也跟他打过架,吃了不小的亏。

    此刻被苏业豪盯着,黄泽汶这位跟他同班的二世祖,心里还真有点犯嘀咕,却又不想丢了面子,冷哼一声就往校园里走去。

    早就猜到今天肯定会被议论。

    苏业豪此刻走到大门旁,指着贴在墙上的告示,继续大声道:

    “没看过的都看看,校方已经给了说明!以后谁再敢往老子头上泼脏水,我见一次揍一次,扒光绑在旗杆上展示!你们回家喊爹妈过来求饶都没用!明白了没?!”

    老人常说吃亏是福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    可其实很多时候不吃亏、多一事,反而能省掉往后的更多麻烦,毕竟绝大多数人可不就是欺软怕硬,何必让别人快活,自己躲回家里生闷气。

    明白这种时候不能软,不然多半要被谣言给议论死。

    于是苏业豪大大方方直接站了出来,早年的恶名还在,许多同学依然有阴影,门口围拢不少学生,愣是没人敢吱声。

    有些家长刚说完胡闹,得知是苏扒皮的儿子,瞬间又闭嘴了。

    富人之间也分高低。

    至少在这座赌城里,敢招惹苏家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苏扒皮手底下有几个工程队,养着上千号人,还有许多外籍劳工。

    这帮人戴上安全帽就是工人,脱掉帽子比混混还狠,早年要账时候出动过几百号人,把闹市区围了个水泄不通,老一辈对此都有印象,绝不是好欺负的。

    更别提苏扒皮还那么有钱,为人又精明,相当会做人,比很多更有钱的大富豪还难缠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惯苏业豪的“出口成章”,这些家长还是提醒自家子女小心点,别招惹这种小疯子。

    倒是南宫甜,过来时候刚好见到苏业豪发飙,简直笑弯了眼睛。

    等到苏业豪刚走。

    她就从后面偷袭,一把搂住了苏业豪的胳膊,撒娇道:“豪哥!我朋友说周六晚上看见你了,你去小吃街怎么不叫上我一起!”

    实在是对这种主动出击的漂亮少女,没有任何抵抗力。

    苏业豪任由她搂着自己,乐呵笑道:“忙啊,老妈来了,老爸又带我出去长见识。家里生意的合伙人想撤资,我正头疼着怎么说服我爸别追加投资呢,总觉得风险太大。”

    “说服你老爸?”

    南宫甜经常能见到苏老爹,谈生意时候常常安排在她家会所里,对苏业豪老爹的脾气秉性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短暂考虑完,她继续开口说:“那可不容易,这要看他有什么弱点可以下手。不过我回家问了问我妈,她告诉我你家在港城的生意问题不大,假如低价拿下合伙人的股份,也许还能再多赚一笔。”

    搁在现在来看,入手价格合适,确实有利可图。

    但苏业豪却比谁都清楚,一场金融风暴可就要来了,整个港城金融体系都差点沦陷,更别提最近几年已经涨上天的楼市。

    泡沫太大,就差戳破。

    南宫甜的这番话提醒了苏业豪,正琢磨着自家老头究竟有什么弱点可以利用。

    既然正面劝说被当做耳旁风,对方连听都懒得听,不如试一试从侧面下手,想办法让老爹自己察觉到情况不妙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业豪来了精神,自然而然搂着南宫甜的肩膀,还若无其事摸摸她的脸蛋,手感绝佳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