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富到第三代 > 第6章 分量十足的黑锅(3更求收藏!)
    本来只是盯着名叫琳达·云的老师看,没想到对方也在看他。

    苏业豪颇为意外,露出个自认单纯的笑容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对方就说道:“其他人先看第二十二页的内容,苏业豪!你出来,跟我去一趟办公室!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“对!就是你!”

    全班同学的目光,齐刷刷看向苏业豪。

    就连迟到还那么嚣张,大摇大摆走进教室里的黄泽汶,都明显一愣,大概是察觉到老师的火气,稍微收敛了点。

    第一时间心知不妙的苏业豪,瞬间猜到自己这个新来者,又要替以前那个自己背黑锅了。

    见琳达·云先走出教室,认命般地乖乖跟过去。

    走在她身后,苏业豪一米八的个头,这位老师看起来没比他矮多少。

    人瘦显高,况且还穿着双高跟鞋,黑丝袜在早晨阳关照耀下,散发着淡淡的光泽。

    隔壁教室里。

    姜渔发现苏业豪跟在老师身后,无奈叹了口气,继续低头看书,以为是代写作业的事情,东窗事发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位老师共用一间办公室。

    琳达·云的同事,这时候也去上课了,里面只有苏业豪和她。

    坐下后。

    琳达·云喝了口水,故作老成,语重心长,对苏业豪说:“请坐,前段时间我就想找你聊聊,不是说你小时候在英国留过学,为什么写作水平那么……普通?”

    说普通已经是给面子,其实特别糟糕。

    尽管是美籍华裔,可由于长期在唐人街生活,期间又搬去宝岛生活过几年的缘故,琳达·云老师的中文挺标准。

    苏业豪再一次感受到,当面被老师质问的阴影。

    这滋味,好久没体验过了。

    当然不会害怕,更没必要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他满嘴跑火车,告诉说: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跟家里人吵架,不太想学习,最近我已经认识到父母的辛苦,将来保证刻苦用功,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我爸花费的三四千万港币,扔钱打水漂,只为给我换一个入学资格。”

    琳达·云沉默了。

    知道这些学生不简单,尤其是苏业豪和另外几位,家里父母都属于跺跺脚抖三抖的商界大亨。

    倒也不觉得太难接受,琳达·云点着头,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知道体谅父母的……不容易,这点很好。我今天真正想找你谈的,其实是你这封送给我的情书,夹在作业里差点被校长看见,这让我很难堪,以后别再发生同样的事,不然我会找你家长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苏业豪听见“情书”这两个字,不由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对这件事毫无印象,随即又觉得挺像自己能干出来的龌龊事。

    这口黑锅,分量十足。

    终究还是小看了以前那个自己的胆量。

    琳达·云身为老师,工作经验不多,头一回处理这种麻烦,同样感到为难和棘手。

    认真组织好语言,她继续说道:“你这种年纪,喜欢谁很正常,也很健康。只不过我是老师,而你是我学生,拜托你以后把心思花在学习上,万一传出去,我肯定没脸再继续待下去,只能辞职了,这是违法的明白吗?”

    饶是苏业豪脸皮厚,都有些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见他表情古怪,琳达·云又怕伤到学生,影响到心理,紧接着补充句:

    “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嘛,长得也不差,往后肯定会有许多女生喜欢你。这样好了……如果你的成绩能进步,等你毕业进入大学以后,我答应请你吃顿饭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听完这番话,苏业豪乐呵笑了。

    主要是他想到,搁在以前那种班主任,绝对上来就是一顿骂,不请家长都算手下留情了,哪会这么好言好语。

    找到台阶下。

    苏业豪当即点头:“好,一言为定!我保证会用功读书!”

    主要是心疼那用来买学位的几千万。

    琳达·云明显有点误会了,想着终究是年轻人,找到动力就干劲十足,比较容易对付。

    虽然有点奇怪,在她看来无疑也算好事。

    班上几个吊车尾,让她和学校领导们头疼不已,生怕拉低今年的升学率,苏业豪那成绩,当然就是其中一个拖油瓶。

    从抽屉里拿出那封情书。

    琳达·云询问说:“这首英文情诗是抄来的,我上大学时候就见过,名字叫做《当你老了》对吧?你说你故意不认真学,那么我考考你,现在用英文做一首情诗怎么样?”

    苏业豪接过那张纸,等看完上面的内容,头皮都发麻,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纸上写的情诗,翻译出来大概是——

    当你老了,头白了,睡意昏沉。

    炉火旁打盹,请取下这部诗歌。

    慢慢读,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,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。

    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,爱慕你的美丽,假意或真心,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……

    等看到这里时候,苏业豪差点跟着唱出来。

    一股浓浓的熟悉感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好歹考过专八,比六级还厉害点,当初公司翻译的活,老板都交给他,并不是光写不练,应付日常交流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当他发呆期间,琳达·云再次用英语问道:“想好了?”

    苏业豪回过神来,脑袋里猛地跳出一段经典剧情,补充补充,笑着用英语回答说:

    “你一会儿看云,一会儿看我,你看云的时候很近,你看我的时候很远。我问你愿不愿种花,你说,我不愿见它一点一点凋落。是的,为了避免结束,你避免了一切的开始。”

    沉默几秒钟,琳达·云笑出了星星眼,拍手说:“不错不错,还有没有?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明目张胆的偏袒,也是我众所周知的私心。你是我今生渡不过的劫,多看一眼就心软,拥抱一下就沦陷。想和你喝酒是假,想你醉在我怀里是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琳达·云听完,笑得更加开心。

    她盯着苏业豪,咂了咂红唇,告诉说:“收起你的桃花眼,我刚才说的你别忘了,再这么胡闹,我真的只能辞职了,毕竟学校不会开除你们这些有钱人家的孩子,只会责怪我。嘴巴这么甜,还油腔滑调,往后不知道多少姑娘要遭殃。”

    苏业豪差点脱口而出,问一句“你会不会也遭殃”,终究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哪怕不担心被请家长,终究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比较好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