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富到第三代 > 第5章 一大四小五花旦
    看看姜渔这模样。

    瞬间让苏业豪回想起,当年暗恋过的小班花。

    爷的青春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多好。

    跟着姜渔一直走进班级里,吸引了不少注意力,她回头见到苏业豪,差点凌乱了,匆忙说道:“又发什么疯!你在隔壁班,跑到这里来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么,看小姑娘啊。”

    苏业豪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许多记忆不太清楚,还以为自己跟姜渔是同班。

    在他走后,顿时有姜渔的朋友起哄,追问说:“怎么回事!怎么回事!苏大少被你给迷昏头了!?”

    姜渔果断反驳说:“才不是,生病脑袋糊涂了吧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姜渔却自然而然回想起十三岁那年。

    那会儿的苏业豪刚从英国回家,两人一起看完某部电影之后,学着剧情里的吻戏,躲在房间里偷偷尝试好几次。

    在那之前,更小时候,其实已经被苏业豪骗着,稀里糊涂就用一条小金鱼就夺走初吻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些,姜渔的脸蛋瞬间滚烫,莫名有点担心起苏业豪因为家里的投资失利,而感到失落。

    转念再一想。

    那个没心没肺的花心大萝卜,怎么可能会关心家里生意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富成苏家这样。

    周围生意伙伴众多,依附着苏老爹的人也不少。

    就跟刚才遇到的黄泽汶一样,苏业豪身边也聚集着一批小马仔,前些日子还被港城电影祸害,想学人当大佬,张嘴闭嘴都是“义字当头”、“玫瑰中学扛把子”。

    对这些仍有点印象,光是想到就忍不住捂脸,羞到惭愧,太幼稚了。

    一个班级就十五个学生,座椅都不挨着,纯实木的深棕色课桌,相当宽敞,对得起每年二十万赌城元的学费。

    等看见教室后排,一张桌上贴着铜锣湾浩哥的照片,苏业豪立马以为是自己位置,翻看课本却发现,居然写着“黄泽汶”。

    好嘛,都想抢“大哥”,小仇小恨少不了,难怪那憨批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旁边还有张桌子,苏业豪总算找到自己位置。

    他刚坐下。

    距离上课还有几分钟,一高一矮两位同学,当即凑过来。

    高的那位有一米九左右,空长个头,瘦得像麻杆。

    印象里叫做吕政名,父母开了家会计师事务所,专门替人解决财务工作,生意做的挺大,在港城开了分公司。

    姓吕的这位,外号叫做“竹竿”,此刻正压低声音,贱笑着说道:“豪哥,昨晚雄起到起飞了吧?卖酒的那两位,上个月还说不喜欢我们这年纪,还不是被钱砸到晕头转向,只花二十几万就被豪哥拿下。”

    这回苏业豪总算明白,昨晚春光乍泄那两位,都是在酒吧里推销酒水的姑娘。

    旁边,个头较矮,但身材健硕的这位,名字叫做范白俊,外号叫做“龅牙俊”,略微有点地包天,还带着牙套整形。

    龅牙俊跟着笑道:“昨晚我喝多了,趴在马桶旁昏迷不醒,不然也能当一回床上蛟龙,直接带去我家开的酒店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狐朋狗友。

    正处于很牲口,一点就着的冲动年纪,满脑子都是那档子事。

    捏了捏眉心,苏业豪很想说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自己,却又很想长长见识,唾弃一下二代们的堕落奢靡夜生活,舍不得跟这些“僚机”彻底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况且,当监工时候常被人拉去KTV应酬,也算见识过小风小浪,本就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了。

    只要底线足够灵活,就很难触碰到做人的底线。

    于是只说道:“别提了,昨晚在葡京酒店,直接被我爸给抓了,威胁我说要断了零花钱,接下来必须收敛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抓奸在床?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说话?”

    苏业豪无奈,补充句: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这俩牲口顿时跟打了鸡血一样,兴奋到嗷嗷叫,也不知究竟激动个什么。

    外号竹竿的好友,竖起大拇指惊叹道:“不愧是豪哥,都这样了还能全身而退,如果被我爸抓到,会把我吊起来打。”

    龅牙俊立马唱反调,嘲讽说:

    “竹竿,你别放屁,上次咱们去丽人皇庭喝花酒,碰见你爸找店里头牌陪酒,他不是完全装作没看见我们么,连钱都帮我们结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!他敢揍我,我就告诉我妈!不止结清酒钱,当晚就给我五万块零花钱。”

    竹竿当即揭短说:“龅牙俊,你爸的打火机上,还印着月下美人歌舞伎店的广告呢,摆明了是去过,还拿打火机。我们休战,都不是好鸟,谁都别说谁。”

    苏业豪听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早就听说赌城港城风气开放,尤其是在这九十年代,百闻不如一见,果真如此。

    对此,他只觉得往后日子有盼头了。

    最好能子承父业,多纳他几房姨太太,这种从古至今延续下来的传统风气,在两地被传承下来,在苏业豪看来只觉得十分欣慰。

    英语课老师,压着上课铃声进入课堂。

    微卷长发,大眼红唇,紧身的黑色短裙,配上红色高跟鞋,既时尚又迷人,笑起来亲和力十足。

    苏业豪莫名记起“一大四小五花旦”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假如没记错,这番点评学校美女的言论,还是出自于他自己的嘴里,并且广受好评,赢得全校男生的广泛认可。

    所谓“一大”,指的就是这位美女老师Linda·云。

    汉字博大精深。

    这个大字,貌似不是指年纪大,S形的曲线凹凸有致,配上紧身的黑色短裙,很难不引人瞩目。

    美籍华裔,中文名字叫做云施楠,今年年初才来到学校当老师,仅仅二十一岁就成功从南洋理工大学毕业,拿到硕士文凭。

    美国人学英语专业,固然有点作弊的嫌疑,不过上课教学确实有一套,性格也很有亲和力。

    至于“四小花旦”,分别是指四位在校的女同学们,姜渔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苏业豪记不清另外三位是什么模样,不过单从姜渔和Linda·云的容貌来看,以前那个“自己”尽管很浪荡,品味还是相当不错的,昨晚那两位卖酒的姑娘也不差。

    既然书包里那一整盒,不是给姜渔准备,苏业豪这会儿正好奇着,被自己拿下的正主究竟是谁了。

    同时也好奇另外三位小花旦,究竟长什么模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