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富到第三代 > 第2章 姨太太和独生子
    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。

    到家后,见到两位姨太太,苏业豪终于明白刚才被抓那啥在床,自己亲爹为啥没有太生气了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。

    苏业豪他妈汤嘉郁,在名分上属于正妻,领了结婚证,明媒正娶的那种。

    虽然没跟丈夫离婚,却也分居多年,并不和苏业豪父子俩同住,搬去了隔壁的港城定居,打理家里的医疗集团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事,还有点模糊的印象。

    苏业豪只记得老妈那边,在港城有四家私立医院,在赌城本地也有两家私立医院,除此之外还从事医疗器械以及医药生意,实力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蟠龙山庄别墅里,跟他们父子俩一起,同住着两位姨太太。

    二姨太名叫孙婉肜,今年四十岁出头,祖业有几栋老楼,勉强也算是个小富婆。

    三姨太曾经是个小明星,名字叫做吴天韵,今年也有四十岁了。

    至于外面,其实还有个四姨太,是个金发碧眼的金丝雀,由于从小在赌城长大的缘故,无论语言还是思维习惯,都跟赌城当地人没差别。

    这位四姨太叫做苏珊,三十多岁的年纪,法国国籍。

    苏业豪隐约还记得,当初就是因为苏老爹把这位法国金丝雀领回家,才成功突破底线,气走了他老妈。

    为此二姨太和三姨太也十分生气,逼着苏业豪的亲爹,也就是苏四海,将新纳的金丝雀养在外面,不允许带回家。

    这么多位姨太太,家里孩子却只有苏业豪这一个。

    外面传言是由于他老子苏扒皮坏事做绝的缘故,能生一个孩子已经是祖上积德,特意照顾,免得断了香火。

    为此二姨太和三姨太没少想办法,可却迟迟没能得逞,四十多岁以后生孩子的心思也就淡了。

    她们都知道苏四海有多重视这个宝贝儿子,因此对苏业豪倒是都很不错,也算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苏业豪忘记了许多事。

    有些事则跟天生就知道一样,自然而然浮现在他脑袋里。

    院子的车库里停着好几辆车,其中属于他的有那辆崭新法拉利F50,除此之外还有一辆白色的保时捷911GT2,这是去年过生日收到的礼物。

    外加一辆橙色的迈凯伦F1 LM ,全球只有五辆。

    去年二姨太前脚刚送保时捷911,苏业豪的亲妈扭头就买了这辆迈凯伦F1 LM给儿子,家庭关系明显不够和睦。

    等回到自己房间里。

    苏业豪一边回忆着各种事情,一边盯着自己的豪车发呆,乐呵傻笑着。

    每个赌城居民,几乎都想住进这寸土寸金的主教山豪宅里,实际上这地方在苏业豪看起来,也不算太奢华。

    院子里没有草坪,就一个喷泉,而且还没开。

    别墅里总共九个房间,外墙粉刷的墙壁带有水渍和青苔,内部装修倒是金碧辉煌,显得豪华。

    有旧记忆影响着,而且苏业豪被现在所拥有的财富和身份刺激到了,满脑子都是自己莫名其妙发了财,接受这一切没那么困难。

    傻笑许久,站在阳台眺望城市夜景。

    等再回到房间,手足无措许久之后,他坐在小书房的木桌子前,拿笔写着梦寐以求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要泡尽美女。”

    “要年年换豪车……”

    刚写完这两样,苏业豪就卡住了。

    随即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果然穷了太久,连做梦都小心翼翼,没有奢靡浪费的基因,只能当个俗人,贪财好色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亢奋过度,到了凌晨三点多钟才睡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钟。

    早早醒来以后,看着陌生的房间傻愣许久,等听见佣人喊他下楼吃饭,苏业豪这才起床洗漱。

    标准的贵族学校校服,已经被熨烫平整。

    胸口带有盾牌形状的校徽,写着“东凰玫瑰私立学校”。

    这座学校总共只有七百多位学生,创建时间仅仅也只有二十多年,却一跃成为赌城和隔壁港城富豪子女们,最爱的私立名校之一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在校生非富即贵,东南亚许多富豪名流,也想尽办法将子女送进这里。

    去年有四成的毕业生进入了世界一流名校,不仅师资力量好,更重要的是跟许多顶级大学存在合作关系,可以直接升学,成绩不好也能想想办法,愿意花钱就行。

    穿上这身校服,毕业多年居然要再去学校念书,苏业豪其实挺不情愿。

    然而初来乍到、鸠占鹊巢,如果自己变化太大,他又担心不太好,容易被察觉到异样,只好捏着鼻子打算先适应一段时间,摸清楚情况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下楼来到餐厅,苏老爹和二姨太、三姨太,已经坐在餐桌旁边吃饭。

    身旁还有个样貌清秀的少女,长发披肩,带着发箍。

    苏业豪打量完这姑娘,隐约记得是自家师爷的女儿,名字叫做姜渔。

    就跟纳姨太太的老习俗一样,无论是赌城还是隔壁港城,都有许多风俗习惯一直延续至今。

    苏家的师爷名字叫做姜子衡,自称祖上做过帝师,正儿八经的耶鲁大学毕业生,打理资产、运筹帷幄挺有一套。

    这位师爷名字听着不错,其实长得肥胖臃肿,模样还略显猥琐,留着鲶鱼胡,很难想象竟然能生出个这么漂亮的女儿。

    下意识想避开这些“家人”,可又不得不捏着鼻子入座。

    苏业豪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,于是只说了句:“早。”

    “早什么早,赶紧吃完赶紧去学校,上课都快迟到了!”

    苏老爹明显还记得昨晚那茬,因此看儿子鼻子不是鼻子、眼睛不是眼睛。

    他自己没念过多少书,就指望儿子能够出类拔萃,可惜争光的事情从来都没有过,糟心事倒是有一箩筐,从小到大就没让人省过心。

    姜师爷家靠着苏家讨生活,日子倒也相当不错了。

    偏偏姜渔丝毫不给苏业豪任何好脸色看,默默吃饭不说话,更不跟苏业豪打招呼。

    要问原因,那可就太复杂了。

    两人青梅竹马,年纪差不多大。

    早在很小时候,苏业豪就用一条小金鱼,哄骗着姜渔夺了她的初吻。

    等到稍微大点,更是雪上加霜,捏捏脸,摸摸手,那是常有的事。

    青涩的感情,迷人又美好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姜渔以为苏业豪喜欢她时候,苏业豪却开始朝三暮四,越来越像个典型的二世祖,最近两年更是结交一堆狐朋狗友,没事就往酒吧和歌舞厅里钻。

    没事还喜欢欺负她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在姜渔这里人品都败光了,会给苏业豪好脸色看才奇怪。

    难得安安静静吃了顿饭,这已经让苏老爹相当意外。

    以前每天早上,父子俩之间总要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几句,家里整天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这会儿,苏老爹已经在怀疑,儿子是不是生病之类,不由多看几眼。

    等吃完早餐,司机已经开着车守在门口,专门送苏业豪和姜渔去学校,是一辆白色的劳斯莱斯银灵。

    以前是辆丰田车,去年苏业豪嫌弃太土,在同学们面前丢了面子,专门让二姨太偷偷帮忙换的车,坐着确实舒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