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在八零追糙汉 > 第67章以你的倒霉祭我曾经的善良
    “我爸妈真有病,毁了我的工作就等于要我爸妈的命啊!陈涵穗,你在学校时,看到死猫死狗都会掉眼泪,你不会狠心看我全家去死吧!”袁幽幽边哭边说。

    穗子的视线落在路边的大柳树上。

    昨夜下了雪,枝桠结了雪霜,不知是否因袁幽幽的哭声太大,震得一片枯叶落了下来,落在了袁幽幽的发端。

    穗子伸出手,长长的手指捏起枯叶,动作和缓,声音轻柔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看了死猫死狗,也会哭。”

    袁幽幽噙着泪,楚楚可怜地看着穗子,抓住最后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“你会原谅我,对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原谅你。但我会在你付出代价后,为你家人养育你这么个废物,难过的落几滴泪。”

    袁幽幽不太明白穗子的意思,张着嘴惊诧地看着穗子。

    “我同情你的父母,没有教育出一个三观端正的孩子,我也会为你错误的选择感到可惜,但,这跟我要报复你,是两条平行线,不发生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袁幽幽用了好几秒,才把穗子这话翻译过来,这不就是说——

    “你耍我?!”

    “并没有,我是很认真地表达我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逼死我?你想让我死?!”袁幽幽的声音尖锐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作死,给我下药时,考虑过你父母的感受吗?你明知道父母有病,却还做出了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天空又飘起了小雪花,不远处,于敬亭给穗子比了个加快速度的手势。

    下雪就要冷了,他可不想媳妇和妹妹挨冻。

    穗子心头一暖,唇畔扬起小小的弧度。

    她抬头,看向飘雪的天空。

    东北的冬雪,如粉如沙不粘连,凛冽又清爽,像极了于敬亭,纯净又猛烈。

    这是她看多少遍也不会腻的人间好风景。

    “陈涵穗,我今年才二十啊,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,你不能让我这么年轻就背个污点,我被开除后还能做什么?”如果不是人来人往,袁幽幽甚至想给陈涵穗跪下。

    她发现穗子跟学校时的状态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在学校时,陈涵穗是成绩话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陈涵穗,不带有攻击性的声音配上柔柔的表情,却让人摸不透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是啊,二十岁,多好的年华,你为什么在这么好的年华,做这么恶心的事呢?你给我下药的时候,想过我也才二十岁吗?想过我的人生会因你发生变化吗?”

    袁幽幽哽了几秒,当她想张嘴辩驳时,穗子用食指抵住唇,示意她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耐心听你狡辩,从来没有一双耳朵,是能够被嘴巴真正说服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,第一,你自己从报社辞职,认真给我道歉,你我的账自此两清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个是什么?”袁幽幽不愿意放弃这份得来不易的铁饭碗。

    “第二,我给你踢出去,你认真的给我道歉,你我的账,视我心情决定要不要两清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都一样?!你耍我!!!”

    穗子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一样的,你主动承认错误,我消火的概率会比较大。我火消了,你我就是路人,我不会再报复你,你真该庆幸,你惹的是我,而不是我男人。”

    穗子知道,她的心胸不算宽广,但是比起于敬亭,她绝对算大方。

    惹到于敬亭,他想起来就能折腾一圈,连续打击报复几十年他都做得到。

    穗子是很有诚意地劝袁幽幽,但袁幽幽却并不领情。

    袁幽幽退后一步,表情扭曲地对着陈涵穗骂道:

    “陈涵穗!你自己没有能力找到好工作,跑过来嫉妒我有什么用?你真有证据就去告,你去闹!我就不信时间过去这么久了,你还能有什么证据!”

    穗子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叹息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放弃第一种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故弄玄虚!我不怕你!你这种没有出息的窝囊废,活该过的不好,你注定一无所有!”

    袁幽幽骂完,快步地越过穗子冲进门岗。

    她不敢回头看穗子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嘴上骂得有多凶,心里就多虚。

    急着摆脱穗子的袁幽幽没看到,穗子看她的眼神,没有恨,全是悲悯。

    “好良言,难劝该死的鬼啊。”穗子轻语。

    于敬亭黑着脸过来,瞪着袁幽幽离开的方向,眼里满是杀气。

    “那丑女人骂你,你就这么忍着?”

    他后悔了,就不该让媳妇自己处理,他就该亲自撸袖子上,揍那个大倍儿头个生活不能自理!

    穗子看他暴躁的模样,嘴角的弧度又大了一些,伸出手,轻轻地触碰他的脸颊。

    凉凉的,触感极好。

    “让人骂还笑得出来?”于敬亭怀疑,他媳妇脑袋进水了。

    他不介意用嘴给她脑子里进的水嘬出来,就从她这小不点的嘴里嘬。

    “我笑啊,以后我不用做噩梦了。你知道吗,我很长一段时间,都不能原谅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自己二十岁时,活得很傻,我恨自己总是被别人算计,我无法原谅曾经愚蠢的自己。”

    前世得抑郁症后的每个午夜梦回,她总能想起自己曾经受过的伤害,恨曾经的天真与愚蠢。

    但就在刚刚,穗子直面袁幽幽,她的心态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,那些坏心眼的人,也没有比我聪明,她们也很蠢。之所以能得手,只是因为她做人更没有底线,更不要脸,放弃底线的人,总是能利用别人的善良,达到自己的目的,那些吃亏的好人并不都是因为蠢,只是过于善良。”

    “文绉绉的说啥玩意呢?”

    于敬亭听不懂穗子用一世阅历换来的感悟,俩眼盯着报社的院里,脑子里闪过好几种给袁幽幽套麻袋揍一顿的方案。

    “那我说句你能听懂的——”穗子顿了顿,绽放比树上雾凇还美的微笑,“我现在就带着你和姣姣进报社。”

    “揍她?”于敬亭眼睛发亮,他的铁拳,已经饥渴难耐了!

    “揍不揍的,就看你心情吧,但那之前,我要先让她丢了工作,回咱屯的末班车几点?”

    “下午两点,现在是早晨七点五十。”

    “足够了,半天之内,结束战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