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在八零追糙汉 > 第66章我凭什么要原谅你
    “我留在你哥身边,就是人,上人啊。”

    穗子这话说得是没问题的,看于敬亭的眼神满是戏谑,嘴角还是微扬的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手,却是在于敬亭的掌心微微画着圈。

    这蛊惑的动作,表明了她话里的意思,绝非是字面的那么单纯。

    别不误会,就是那种“上”。

    于敬亭脑子里有什么东西被她炸掉了。

    不敢置信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一本正经地跟他说带颜色的暗示?!

    还当着孩子!!

    这小娘们要是勾起人来,简直是能把他魂儿都给弄没了。

    “欠收拾?”于敬亭的声音比平时都低上一些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地方人来人往,她的小唇珠就保不住了!

    竟敢撩他到这个地步,这要是不给她小嘴吻肿了,以后还怎么巩固他牢不可摧的家庭地位?

    穗子假装听不懂他话里的威胁,真要是想“收拾”她,也得等她胎气稳住的,现在她就仗着肚子里有娃,使劲地逗他。

    她重生回来,就是想把眼前这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迷得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姣姣哪儿懂哥和嫂子之间的波涛暗涌,还在那琢磨啥意思呢。

    “给街溜子当媳妇,也是人上人?咱家也没有自行车,也没有个好工作给你”

    “于姣姣,你皮子紧了?”于敬亭威胁,这丫头片子,哪壶不开提哪壶!

    “我说得是实话。”姣姣小小声。

    她之前以为跳大神就是很体面的工作了,在城里溜达一圈才发现,竟然还有这么多“上等人”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现在是没有自行车,但是以后会有的,只要我们通过自己勤劳的双手,踏踏实实过日子,总会越来越好。工作的话——”穗子的视线落在前方穿着红棉袄的女人身上,扯扯嘴角,“也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袁幽幽背着挎包,烦躁地将新买的红棉袄拽平整。

    这是今年最新款的棉袄,报社好多同事都穿,她为了融入集体,咬牙用一个月工资买了件。

    从外形上看,她跟这些人没什么区别,只有她自己知道,日子过的苦。

    她在报社工作也有一段时间了,每天都挨领导批评,说她写的稿子不好,还一直拿她和陈涵穗比,说陈涵穗在学校当学生时,就已经能写出符合要求的稿件。

    昨天领导甚至说,就不该录她,如果用陈涵穗,也不会跟现在这么乱。

    这句简直成了袁幽幽心里的梦魇,一宿没休息好。

    心烦的袁幽幽一抬头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马路对面,站着个高个女人,微胖,身上穿着灰色的套装。

    除了一些比较好的单位,大多数人都是这个打扮,走在大街上,全都是这样的“蓝蚂蚁灰蚂蚁”。

    可这个高个微胖的“灰蚂蚁”,长得却是很出彩。

    脖子修长,下颚的线条优美而流畅,明眸善睐,五官完美无懈可击,朴素的衣着遮不住她身上散发出的沉稳优雅的气质。

    年岁不大,却有成熟女人的知性与陈涵穗被上天眷顾,美得浑然天成。

    袁幽幽见梦魇竟然出现了,吓得转身,穗子却叫她。

    “袁同学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袁幽幽硬着头皮转身,结结巴巴道:

    “陈同学,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来吗?就算我不能来,真相,它总该来吧?”

    穗子用轻柔的声音,说着让袁幽幽不寒而栗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说什么!”袁幽幽想快步穿过穗子,眼神游移,不敢跟穗子对视。

    “你不跟我说,我就找李姐,她会愿意跟我说吧?”

    李姐是报社的总编,当初穗子跟她有过一面之交。

    袁幽幽驻足。

    “陈涵穗,工作是学校分配的,你有什么不满找学校,你冲我使什么劲?强扭的瓜不甜,你这样纠缠不清有什么意义!”

    于敬亭单手插兜,站在穗子身后看着,他答应了穗子不插手此事。

    可见这个大倍儿头的女人,满脸心虚,眼神闪躲跟做贼似的,说话又非常难听,于敬亭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上前,把手搭在穗子的肩上,犀利的眼带着杀气看向袁幽幽。

    “强扭的瓜甜不甜我们根本不在乎,就是想把它,拧下来。”说罢,还做了个拧的动作。

    袁幽幽退后一步,吓得嘴唇都发白了,感觉这男人好凶,随时都会扭断自己脖子似的!

    “那瓜本就是我们的,拧不拧都是我们自己愿意的事儿,不甜不要紧,蘸白糖拌凉菜熬汤,我们乐意!”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丈夫,也是个脾气不好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为了配合穗子的话,于敬亭踹边上垃圾桶,半人多高的垃圾桶被踹翻了。

    袁幽幽吓得尖叫一声。

    穗子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现在,能跟我单独聊聊了吗?”

    袁幽幽看已经有同事往这边看了,怕引起注意,忙不迭地点头。

    俩人来到没人的墙角站定。

    “陈涵穗,你这次到底是来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我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穗子只用了五个字,就粉碎了袁幽幽强装出来的冷静。

    “我是怎么病的,嗯?值班医生已经招了,你瞒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都是穗子推理出来的,用来诈袁幽幽刚好。

    袁幽幽已经站不稳了,背靠着墙壁,随时要晕过去的样子,穗子继续加大力度。

    “我找李姐,你的工作还能保得住吗?被开除,档案里有了污点,还有单位要你?”

    “陈涵穗,我求你了!我给你钱!你放过我吧,求你不要赶尽杀绝!”

    袁幽幽捂着脸痛哭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爸有高血压,我妈有心脏病,我爸妈不能受刺激的!我是对不起你,我愿意补偿你,可你千万别毁了我啊,你毁了我,就等于毁了我的家庭,我求求你了”

    若穗子没有前世的经历,听到这番话,说不定会心软放她一马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以为,你家里可怜,我就该理所当然的原谅你?”

    穗子的声音轻柔的传入袁幽幽的耳畔,似是隔了春秋东夏,毫无感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