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在八零追糙汉 > 第65章你虎不虎
    “咋了?”穗子问。

    于敬亭伸手,对着她的小脸,掐!

    穗子被他掐得双目圆瞪,看着更可爱了。

    于敬亭一只手掐不过瘾,俩手一起拽,给她漂亮的小胖脸拽变形了。

    “你虎不虎?!”穗子怒。

    “长得这么招人干什么?”于敬亭松手,哼了声。

    长得招人,性格还那么讨人喜欢,吸引了一堆苍蝇蚊子,就该给她小脸捏扁了!

    晚上,姣姣在招待所的床上蹦跶。

    小孩子到了新的地方,充满好奇。

    这间房里有两张床,穗子看床那么窄就跟姣姣挤,姣姣刚睡着,于敬亭就摸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自己走过去,还是我抱你过去?”他还挺民主,让穗子自己选。

    穗子用被子盖着自己的头,假装睡着了。

    等了两秒没动静,她以为蒙混过关了,然后,身子一轻。

    两只大手伸到被窝里,轻松地抱起她。

    穗子僵硬地对上他嘚瑟地笑。

    “小娘们还学会撒娇了,想让哥哥抱直说。”

    “!!!”穗子无语。

    “哎,你现在得一百五斤了吧?比前几天重呢——嗷!”于敬亭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恼羞成怒的穗子咬他下巴,留下俩浅浅的牙印。

    于敬亭把她放自己床上,穗子留给他一个愤怒的背影。

    于敬停伸手环着她的腰,顺势捏了把,手感真好。

    她一直不动,他以为她睡着了,正想给她盖被,就听她小小声地问:

    “我真胖了很多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你要把老子笑死。”于敬亭被她逗笑了。

    合着这么半天,她就憋着问这个呢?

    “你讨厌!”穗子把头闷在被子里,等生完娃,她一定要减肥!

    于敬亭还在笑,穗子郁闷,这家伙的笑点到底在哪儿啊?

    “喂!你再笑,再笑我就——”穗子坐起来,用手指着他,模仿着他平日吓唬她要植物她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哦?你就如何,干?我?”

    他躺平,伸出一根手指比了比,来吧,哥哥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穗子一巴掌拍他心口,这家伙脸皮怎么这么厚?

    蒙着被子闹腾一阵,被子再掀开时,穗子小嘴都快被啃肿了。

    “敬亭,我明天想去报社,有个事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穗子简单的把她跟袁铁头之间的恩怨说了。

    于敬亭眉头越来越紧,收敛玩笑时的嬉皮笑脸,俊脸隐隐透着杀气。

    穗子赶在他口吐芬芳前伸出一根手指抵着他的唇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想给我出气,我也相信你能做得特别好,但这件事请你务必交给我处理,如果不是我亲自收拾她,我以后做梦都是这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她前世刚离开学校的那几年,每到毕业季,都会做差不多的梦。

    梦里她还是毕业前的状态,老师拿着单子给大家分配工作,到她这,就没有了,惊醒,失眠到天亮。

    这个梦跟着穗子数十年,直到她创业成功后才消失。

    年少时留下的执念,穗子想亲手做个了断,这是解除梦魇唯一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打几顿就能解气的事儿,那么麻烦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连女人都打?”

    “她欺负你的时候没把自己当女的,我干嘛拿她当人看?”

    这家伙,渣得明明白白,穗子没忍住,对着他的俊脸亲了下。

    凶残的小狼狗,谁能不爱啊。

    “你想打她也得等我把事儿办利索的,我不出这口气,你就不能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娘们就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于敬亭被她主动啵的这口顺毛了,对穗子的要求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穗子心里松了口气,她发现于敬亭吃软不吃硬,顺毛撸还是挺容易沟通的,不是那种大男子主义油盐不进的男人。

    解决了心头事,穗子闭着眼安心地窝在他怀里,昏昏欲睡时,他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:

    “你可以不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于敬亭说这话时,眼神晦暗不明,没人能懂他此时的心思。

    穗子可以支开他,单独去报社找人单挑,一旦她单挑成功,抢回了工作机会,她甚至可以留在城里,不需要跟着他回屯。

    廖勇饭局里几次都在暗示穗子,有困难找她的同学们,说得隐晦,但于敬亭的脑子转得快,听得非常明白。

    她的那些同学,都觉得她不该跟他留在屯里。

    “没必要瞒着你,你是我孩子爸,是我要一生”穗子迷迷糊糊地说,这会已经进入了浅眠状态,都是下意识的回应。

    于敬亭支棱着耳朵,有预感,下面这句他会很喜欢听。

    穗子睡着了。

    于敬亭憋了一口气,有心想给她摇晃醒,可看她睡颜,心又软了。

    低头在她漂亮的小嘴上亲了下。

    “一百五十斤也这么招人喜欢,你可真是欠”

    欠那个。

    等她生完孩子,看他不甩开膀子使劲整几次的,不,几次怎么够。

    带着凶残无比的想象,于敬亭搂着穗子心满意足地睡了。

    姣姣觉得,城里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不仅能睡软软的床,早晨起来还能喝到家里尝不到的好吃的。

    其实就是豆腐脑油条还有肉包子,村里没有,小丫头吃得开心极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城里的新鲜玩意太好了,姣姣觉得她哥今儿也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叼着油条,姣姣偷摸打量正给穗子吹豆浆的于敬亭,到底是哪儿不一样呢?

    “哥,为啥我觉得你今天笑得好贱?”对,就是这个!

    于敬亭眼一眯,抄起茶叶蛋砸妹妹的头,姣姣脑门留个酱油印。

    “吃都堵不上你的嘴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虎!”穗子忙给姣姣擦,嗔怪地扫他。

    “呵。不跟你们这些娘们一般见识。”于敬亭哼了声。

    姣姣眯眼,她哥被嫂子骂还笑得这么贱果然有鬼。

    报社距离这不算远,吃了早饭,一行人直接杀过去。

    好多人都是骑着自行车来的,姣姣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这里对于家兄妹来说,等于是另外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连十岁的姣姣都看出来了,这里的人跟村里不一样,穿得好看,还有自行车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为啥不留在城里当上等人啊?”在孩子心里,这里上班的人绝对是“上等人”。

    于敬亭的眼暗了下来,侧头看着穗子。

    “因为啊——”穗子给了他一个绝对劲爆的答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