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> 第518章 太子殿下,法家早已恭候多时
    [

    ,大秦:不装了,你爹我是秦始皇

    秦始皇虽然还想在这个不正式的朝会上让赵浪多露露脸。

    但是国事繁多,有些也只能等赵浪从辽东回来之后再做安排了。

    而且昨晚的事情,还留下了不少首尾,需要好好的收拾一番。

    但是两人都没有提起城防的事情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咸阳和周围的地区,都还在赵浪的实际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“爹,我就带着人先去辽东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赵浪很快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确信了自己的老爹是秦始皇,但是,不知道为何,在他心里辽东才是他的主要基地。

    秦始皇点点头,大秦国土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大秦太子守卫国土,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他看了赵浪身后的韩王成和魏王咎一眼,淡然问道,

    “浪儿,你打算怎么处置他们?”

    小六已经将两人的身份说明了。

    韩王成和魏王咎此时早已经是一片死灰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,赵浪居然是秦始皇的儿子,而且还是大秦的太子!

    他们这不是送上门了么?

    恐怕今天就是他们的死期。

    所以两人都只是恨恨的看向秦始皇,反正已经死到临头了,不如多瞪别人两眼。

    但赵浪看了两人一眼,淡然说道,

    “爹,这两位都是孩儿的帮手,而且孩儿早已经许诺,他们的王位将会保留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秦始皇听得眉头一挑,说道,

    “浪儿,你之前不就早说过,六国余孽不可留吗?”

    他之所以弄出这个局面,不就是为了铲除六国余孽吗?

    而且事实也证明,六国余孽的确是有反心的。

    必须铲除。

    赵浪这时候苦笑了一声,虽然还没有时间和老爹详聊,但他也明白了对方做法。

    这波属实是自己坑了自己。

    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,然后继续说道,

    “爹,六国余孽的确是不可留,但是并非人人都有反心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如今项氏已经将那些具有反心贵族聚集到了一起,铲除他们便足够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项氏的确是帮了他一个大忙。

    这些都不用去一一分别了,跟着项氏的六国贵族,自然就是有反心的。

    秦始皇也听得微微点头,不过他还是说道,

    “浪儿,封王可不是轻易能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

    赵浪自然明白老爹的意思,只是笑着回道,

    “爹,您放心,孩儿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只是,这几日,孩儿会封锁咸阳,除了孩儿的人,所有人不得出城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嗯,孩儿的身份,还不能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他刚刚已经泄露了自己诸子百家的身份,而刚刚这些朝臣官吏中,必定有项氏的眼线。

    而他可还有不少人手在项氏军中。

    真要暴露了,那些人可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秦始皇点点头,也就不再多问,只是赵浪这时候反而迟疑了一下,秦始皇顿时笑道,

    “浪儿,有何事情但说无妨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赵浪这时候说道,

    “爹,孩儿却是知道,敌方有个将领极为勇猛,孩儿想收为己用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当然,这个将领刚好是项氏如今的大头领,这种小事就不必多说了。

    秦始皇笑道,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好顾忌,如果连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,如何成事?”

    赵浪这才点点头,然后起身,对秦始皇说道,

    “爹,孩儿还有最后一件事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说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孩儿想要向中车府令赵高借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一旁的赵高连忙说道,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但说无妨,老奴一定答应!”

    现在赵浪铁定会继承大统,他必须巴结好。

    赵浪这时候笑道,

    “借中车府令赵高性命一用!”

    说着就拿起了杀破狼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赵高听到这话,直接无神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的这一番心意,终究还是错付了!

    但一旁的秦始皇,却还是极为淡然,挥了挥手,让想要上前的黑冰卫退下。

    赵浪这时候挥枪朝赵高的喉咙一点,然后迅速收回,对一旁的奴说道,

    “向天下传消息,赵王已然攻破咸阳,诛杀奸臣赵高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入关中,称秦王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奴顿时领命。

    自己老爹弄出这么大的烂摊子,终究要有个说法。

    之后秦始皇的病可以好,但是无论如何,已经对天下百姓造成了伤害,这个黑锅,要有人来背。

    吩咐完了之后,赵浪这时候又俯身把一脸懵哔的赵高扶起来了,说道,

    “赵叔,地上凉,您这腿脚的毛病,还是要好好治一治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随后和老爹交代了一声,便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看着赵浪离开的背影,赵高一脸呆滞,好一会儿才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对啊,奸臣赵高死了,和我赵叔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秦始皇心中微微有些不舍,但这才是帝皇家的常态。

    寻常父子之情,却是难得。

    很快,王翦就走了上来,笑着说道,

    “陛下,先回去歇息吧,如今这咸阳城可是在老臣和太子的十万老卒掌握中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秦始皇笑道,

    “浪儿把咸阳交给了你?他就不担心你反叛?”

    王翦摸了摸自己的胡须,说道,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如今是兵家之首,老臣是兵家之人,又如何会背叛?”

    秦始皇苦笑了一声,随后问道,

    “浪儿如今收服了几家?”

    赵高连忙说道,

    “儒墨兵农医,一起是五家了!”

    秦始皇听得正想感叹,却看到城下的李斯屁颠颠的朝赵浪跑过去,顿时说道,

    “是六家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此时,赵浪正带着人朝皇宫外走,突然,一道声音从旁边传来,

    “胡亥!赵浪!你们为何在此!”

    “父皇在哪里?到底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赵浪转头一看,便看到高。

    他看向胡亥。

    胡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,

    “浪哥,这也是咱爹的种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当然胡亥心里也有些怪怪的,妈的,是父皇造的孽,我为啥要不好意思?

    高这时候是满心的疑惑,赵高指鹿为马之后,他几乎就被软禁了。

    今夜皇宫出事了之后,他一直被侍卫保护在自己的宫殿内。

    刚刚才解除了封锁,他跑出来,就看到了胡亥和赵浪。

    但胡亥这时候却不耐烦地说道,

    “还不来见过来,大秦太子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高顿时怒了,说道,

    “胡亥!你和奸臣赵高把持朝政,居然敢妄称太子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害了父皇!”

    “我今日就要为父皇报仇!”

    胡亥听得眼睛一瞪,直接上前。

    锁喉,踢裆,惯耳。

    很快高就倒在了地上,就听到胡亥恶狠狠的说道,

    “报仇,你打得过我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,谁说我是太子了?浪哥才是!”

    哪怕身体遭到了重创,听到这话,高还是瞬间愕然,脑子里更是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李斯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高正要求救,他和法家的关系还算亲近,

    “丞相!救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就看到李斯一溜烟的到了赵浪面前,说道,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法家早已恭候多时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家小女你打算何时迎娶啊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赵浪顿时一脸愕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