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卓简傅衍夜小说免费阅读 > 第446章 帮她宽长衣
    袁满:“是,已经在外面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卓简听着,点点头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袁满跟常夏看着她长衣飘飘想要阻止,但是她走的太快了。

    十五的月亮当真很圆,圆到像是所有美好都聚集于此。

    她心事重重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空旷的广场上就他一个人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那么高高大大的,穿着黑色的西装,整个人都没入这夜色里,像是有些孤寂。

    卓简心里的烦乱悄悄地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他也不过是怕她担心而已。

    想想只是一个小发烧,自己千万不要大惊小怪。

    大过节的。

    傅衍夜感觉台阶上有人在看自己,原本在下面徘徊的他停下脚步来,转眼望去。

    她穿着青蓝色的汉服,连头发都还没卸下来。

    真成天仙了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无法移开眼睛,也无法上前。

    有些时空错乱的感觉。

    卓简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踩下去,走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圆月在他们头顶照耀着。

    两个人只隔了不到一米的距离,卓简早已经意识到自己传了演出服,无奈笑了笑,问他:“演出服,好不好看?”

    “好看。”

    好看的他都不舍的去碰了,生怕一碰就把她碰坏了。

    她的肌肤娇嫩,是很适合这种清清淡淡的颜色的。

    傅衍夜看着她纠缠的手,这才伸手去给她拆开,紧握着一只,“我可得抓牢了,要是一不小心让你飞走了,我这辈子都得在悔恨中过。”

    卓简听后笑起来。

    傅衍夜再也看不下去她那么笑,一把将她扯到怀里牢牢抱住。

    卓简觉得心口都被撞疼了,趴在他怀里低声反抗:“傅衍夜,你想撞死我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舍得?含在嘴里都怕化了。”

    傅衍夜低喃着,稍微松开她一些,捧住她满是脂粉的脸。

    他以前真见不得这种东西,更闻不得这么重的味道。

    台里的化妆品其实都是好的,但是距离他的要求,还是差的太远了。

    在家卓简的化妆品全都是顶级。

    可是他觉得自己今晚不该这么怪癖,他要吻他的女孩而已。

    他吻下去,没有任何犹豫,辗转情缠。

    袁满跟常夏远远地看着不敢上前打扰。

    这时候只偶尔有演出结束的人出来,也都是急急地上自己的车,赶着回家去团圆。

    但是看到他们俩在亲吻的时候还是有明星忍不住问一句,“那是今晚的演员吗?怎么在这里就跟男人亲起来了?也不怕被记者拍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们老板跟夫人。”

    常夏立即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人家提醒了句。

    演员跟经纪人听到她的解释,想起什么似地,俩人立即上了车离去。

    而卓简却是终于想起来还有记者这回事,赶紧的抬手压住他的颈上,慢慢将两人分离,“先上车。”

    她已经被他吻的嗓音都沙哑了。

    傅衍夜看她脸红娇气的模样,低声问她:“我们还怕记者吗?”

    “哎呀,走啦。”

    总归,也不是非要亲给别人看。

    卓简自己要拉开车门,傅衍夜直接将她抱了起来:“有我在,这车门是摆设,忘了?”

    “讨厌死了。”

    卓简娇气的数落他一声,给自己扣好安全带,低着头不再看他。

    傅衍夜也迅速从另一边跳上车。

    出发的时候敞篷关上。

    中秋的时候,夜里冷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回到盛园,明明才两天没回来,却觉得好像半个世纪了。

    卓简进门后就难受的把高跟鞋脱了,对他说:“我先去把妆卸了,泡个澡好吗?”

    “等下,你的衣服好脱么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脱过,这种。”

    傅衍夜眼眸提醒她自己的心思。

    卓简老脸一红,“你别再闹了。”

    傅衍夜笑了笑,再次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,“我这辈子只闹一个女人,就是你,傅夫人。”

    卓简没办法,浴室里又被他占领高地。

    她被他抱在外面的洗手台上,手在她的长衫上慢慢游动。

    他在找解开衣服的地方,卓简却觉得他在撩她,一定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傅衍夜接收到她娇纵生气的眼神,却只看她一眼,立即又专注的研究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卓简叹了声,提醒到:“我这件衣服可是被不少人摸过了。”

    傅衍夜下一秒就立即收手,黑眸直直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卓简也望着他,“我也跟很多人搂搂抱抱你还不是整天搂着睡觉?你的洁癖早好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好,只是,见到你就,忍不住。”

    傅衍夜认真低喃着。

    卓简看着他不再说话,傅衍夜的手最后落在她腰后的蝴蝶结,然后轻轻一拽。

    蝴蝶结开了,她的外袍也松了。

    不过里面好像还有好几件。

    他一件件的扒着,到最后卓简终于握住他的手:“傅老板,想做可以,但是我得先跟你算个账。”

    “算账?”

    “是,算账。”

    卓简明眸望着他,突然的认真。

    傅衍夜眼眸微垂,一秒后又与她对视,微微一笑,问道:“妈给你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“儿子发烧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也瞒着我?你不知道母子连心,我越是不知道越是担心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跟自己的夫人好好地过个中秋而已,也有错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卓简眼睛看着他,并不与他争执。

    傅衍夜无奈叹了声:“下不为例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卓简点头。

    傅衍夜看到她点头,立即又开心起来,说:“我帮你卸妆。”

    他真的会做。

    帮她宽衣,帮她卸妆,然后帮她洗澡。

    卓简年少时的梦都实现了。

    好在浴缸里的泡沫够多,他洗的时候她才不至于太窘迫。

    傅衍夜吻着她的肩膀,低喃:“你好像又瘦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吗?”

    卓简好奇的问他。

    傅衍夜特别严肃,“不喜欢,我喜欢我妻子胖嘟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不可以喜欢我丈夫对我诚实一点?”

    “比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比如儿子发烧这种事其实告诉我也没关系啊,我们从小长到大每年都得发烧一两次不是吗?不是有科学证明说发烧就是排毒吗?以后这种小事就告诉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这种小事,还用我们飞过去吗?”

    傅衍夜反问她。

    卓简:“我已经订了明天早上六点的机票。”

    傅衍夜眉头一拧,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发烧当然没关系,但是橙橙一醒来就哭着要找妈妈,我做不到只是在家等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一天不行?”

    “你忙完了自己飞过去,我跟儿子再那边等你。”

    卓简搂住他的脖颈,柔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