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重启人生 > 第1956章最后的筹码一
    第1956章最后的筹码一

    想要知道谈小天的意图,其实也很简单。

    关心水毕竟在天谭投资工作了这么多年,深知公司处理这类案件的流程,绝逃不过监察部。

    他当即又给胡三金打了个电话,“老胡,再给我找几个高手,我想要监视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张满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别管了,总之这个人对我很重要,相关资料我随后发给你。”关心水没跟他说实话。他怕胡三金知道张满的真实身份就不肯帮他了。

    让胡三金帮他弄死管莓罗志豪这种小人物可以,但要让他对付谈小天,胡三金这种老狐狸绝对不敢。

    打完这个电话,关心水犹如笼中困兽,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等到中午时,他出了公司,司机老卢问他去哪儿?

    “先去洪山。”

    奔驰车出了地下车库,向洪山资本驶去。

    关心水和大河雄夫已经约好,两人在洪山见了面。

    “关总,什么事这么急?”大河雄夫有些纳闷,关心水这么急吼吼的想见他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“大河先生,最近我工作的很不开心,想离开天谭,不知道大河先生能不能帮我在贵公司谋个职位。”关心水这次开门见山,直接道出来意。

    “关总,按理说你这样级别的专业人才肯定跟天谭签署了诸多协议吧?例如离职后在一定期限内不得从事与相关专业工作。”大河眼珠一转。事出反常必有妖,关心水这么急,一定有隐情。在查清楚之前,他绝不会轻易承诺什么。

    关心水却是有备而来,“大河先生,确实有这样的协议,但我要说的是,协议只针对华夏范围内,如果我去国外工作,工作范围就不会涉及华夏的股市与基金,就完全不受协议束缚。”

    大河雄夫更加起疑了,他只能拖延时间,“那好极了,不过,关总,洪山是美资公司,有他固有的流程,我这边打申请,要等米国那边上会研究通过才可以,尤其是对关总这样级别的人才,肯定要总裁批复才可以,现在是米国的半夜,即便我马上发邮件,最快也要今晚9点才能有人看到,所以,还请关总不要着急,耐心等候。”

    关心水听他胡扯了一大堆,知道想要短时间获得洪山的工作是不可能了,他和大河道别之后,随即去了tl华夏,见到了孔金鑫。

    孔金鑫和大河一样,都是贼精八怪的人,一见关心水这么着急,同样采取了拖字诀,就连借口都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关心水离开后,孔金鑫给赛琳娜发了封邮件,邮件中还颇有些幸灾乐祸的预判天谭投资有可能要有一场变动了。

    只是赛琳娜正在睡梦中,无法马上看到邮件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从tl华夏出来,司机老卢看了看后视镜,突然说了一句话,“关总,后面有辆黑车,我刚刚在楼下停车时,这辆车就在马路对面,现在我们出来了,它一直在跟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关心水心里一惊,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果然一辆非常普通的黑色轿车在隔着两三辆车的距离,一直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关心水脸色变幻了几个来回,“回公司。”

    他此时心中雪亮,自己已经被谈小天盯上了。

    那个可怕的男人终于出手了,只是不知道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了解多少了。

    回到基金公司,关心水故作镇定。

    他用新手机给胡三金打了几个电话,然后在下班后准点离开公司,回到了家,之后就一直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“主任,今天关心水在中午时离开公司,先后去了洪山和tl,之后又回了公司。”下午时,龚新宇在电话里向张满汇报了关心水这一天的行程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就喜欢干这个。”

    两人交流了几句,下班时间到了,张满离开监察部去了38楼,却没看到谈小天。办公室的人告诉他老板今晚有宴请,早早就走了。

    看来今天不用加班了。

    张满坐车离开了远景大厦。

    他的家搬到了二环内的天安苑,堵车非常严重。

    在距离家还有一公里左右时,眼见前面的车河一动不动,张满便下了车,准备步行回家。

    张满溜溜达达走了几分钟,突然身后传来脚步声,职业的敏感性让他一回头,看到两个穿着运动服的年轻人正向他这个方向跑过来,看样子似乎在跑步锻炼。

    张满的心放下了,侧了一下身子,准备让这两个人先过去。

    哪知道这两个人跑到他跟前时,突然分开了,随后一左一右夹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……”张满察觉到不妙,一句话还没说完,一只手从脑后伸出,一块手绢严严实实的捂住他的嘴上。

    张满只觉得天旋地转,没超过一秒钟,他头一歪,就这么晕倒了。

    两个年轻人往里一挤,直接将他架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架起他后,飞快的走到前面路口,一个戴着头盔的人骑着摩托从后面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将张满放在后座上,几道绳索将张满牢牢固定在骑手的身上,最后一件宽大的风衣一罩,外人什么异常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骑手一加油,摩托车像一条自如的鱼,在车河中左右穿梭,很快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黎欣早就带着张心意从学校回来,做好了饭,可是左等右等,也不见张满回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搞的?他也没说今晚不回家吃饭啊!”黎欣给张满打了个电话,谁知他的电话竟然关机了。

    气的黎欣招呼儿子吃饭,“不等他了,咱们娘两吃。”

    张满当上监察部主任之后,经常出差,因为工作关系,手机也是时常关机或者静音,所以黎欣并没把这当回事,和儿子吃完饭后,又给张满留出菜,她就辅导张心意写作业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晚上9点多,张心意都洗漱睡觉了,张满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这下黎欣隐约觉得不对劲了,她给龚新宇打了个电话,询问张满去哪里了?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!我和主任下午通过电话,之后就没联系了,今晚也没加班啊!”

    黎欣有些慌乱了,她又给张满的司机去了电话,司机告诉她一下班张主任就坐他的车回家了,不过在快到家时遇到堵车,张主任下车步行了。

    这下黎欣慌了神,急忙给谈小天打了电话,告诉他张满失踪了。

    谈小天立刻就意识到,在这个关键时刻,张满失踪,绝不是正常现象。

    “黎欣,别急,这事交给我,我来查查。”

    谈小天并没有表现的太慌乱,挂了黎欣的电话,他马上给龚新宇打电话,让他去找张满。